五華人     ◎甘慕良

一、前言

五華乃粵柬之一縣,境內多山,地瘠民貧,相傳居民由五胡亂華及宋朝南遷相繼由北而南,隨政府遷居於此 ,亦當時任職於政府之官更眷南遷者;惟考其姓氏堂名,均為中原人民,由河北、山東、湖北、湖南、江西而至廣東所以當地人,稱之客人,部其本身亦自稱為客家人。故五華全境住民,均為客家人。

客家人遷居所到之處,多屬一姓聚居一地,輩份高而長者部為族長八族中任何事情,族長一言九鼎,無不聽從,可謂和睦相處,彬彬有禮,決非相互猜忌,自私自利之現象可比。

二、五華人的勤儉耐勞,有兔義勇為的精神

因縣境多山先民初到之時多為開墾荒地,藉以生產維持生活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養成勤儉的習慣,終年努作埋頭苦幹,絕無浮華誇大之習,為人誠實不苟,有識之士,將村中兒童集於一處 ,延請墊師,教以三字經、百家姓、四書、五經;漸次詩、詞"歌賦。家人多以梅、蘭、菊、竹、勉勵四時種植,更以「耕讀傳家」為訓,使後代習勞耐苦,而知書達理,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客家人。男性兒童多有讀書,文 肓極少,惟交通不便,見聞不多,民性豪爽 ,一諾千金,行俠仗義,頭可斷,志不可移,打抱不平,雖負傷亦絕無反悔亡故國民革命軍北伐時,繆培南將軍率領客家子弟兵,在湖北汀佣橋等地戰役,攻無不克,戰無不勝,此客家人之表現,可以證之,絕非外人惡意中傷五華人野蠻者,身為五華人之後代,當以強烈反駁,其不了解五華人之本質,實為幼稚之見。

三下五華客家人婦女之特性與殊榮

五華人雖勤耕種植,每年收成仍不足維生,一遇荒年多由外國進口白米,表面米粒很白,外觀很好,因有防腐劑,味道並不可口 ;故境內婦女平時部養成上山、下田工作習慣,上山砍柴「割樁――客語」、下田種地「種雜糧、磚田等」 ,從不後人,平時則紡織布匹為家人縫製衣服,惟多不識字,真所謂女子無才便是德。此乃重男輕女之俗所致。婦女在家埵身申。實居重要地位,維持家計之功不可沒

相傳某帝南遷,為敵兵追趕,前無去路  大海,後有追兵,危在頃刻,部將為俘,在驚愕之餘,跪告天地曰:某朝帝位節此終斷,吾命亦休矣!‥.告畢不久,後軍飛馬傳報,敵兵慌亂後撤數十里,不敢前進,帝令就地休息,復命人查察,乃知係客家婦女樵採,在四面山上小徑三五成,不知其數,遠望手肩長矛,有如埋覆增援部隊。敵人見之,誤認陷入重圍 ,駭怕歸路被截,糧草被斷 ,乃驚慌後撤,帝乃得轉危為安,因感客家婦女「上山割嚕又肩負長竹竿作挑柴用使敵誤認為矛  兵器」救駕有功,特封所有客家婦女為孺人。

孺人二字按明清兩代七品官――即今日之縣令之妻命婦封號,亦即古時大夫之妻尊稱。因受帝封,自後客家人之婦女,不問其夫有無官職,死後均可潮石為某世某母某孺人之墓,這是事實,亦是客家婦女之殊榮,決非其他坊間僅言可比也。

四、結論

五華縣境內,地狹人稠,交通不便,又無特別出產,人民躬耕而食,以祖訓「耕讀傳家」男女相互尊重,與世無爭,和樂融融,個性堅毅勇敢,行俠仗義,而婦女內外均可操持,刻苦耐勞習性在無形中養成,實為一賢妻良母型 ,這是先民遺傳文化遺產,外人不易知者。

惟自中華民國三十八年始,地方不靖,受社會主義之欺騙,打倒封建、地主、及窮人翻身等口號誘惑,使社會秩序大亂弓而經過清算鬧爭,子不認父,更無兄友弟恭之義,只知自私自利,造成今天大地主的共黨,大封建  共幹之子弟可以接班,節共幹退休後其子可接任其原有職務  儼如上古帝制皇朝,父傳子,子傳孫,人稱「紅朝」專制,當不為過,而造成人民懶惰成性,彼此猜疑,前言不對後語,毫無誠信可言,如此心態言行,較之我們先祖遺風,相去遠矣:我們應如何去恢復優良文化的傳統,願有識之士共同策勉,而挽救今日大陸社會道德淪亡

                                                              回首頁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