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童茂故事幾則◎李耀羣

六十年前筆者初讀小學,一年臘月有肩挑水缸者,手持小缽敲擊,發出「噹噹」之聲&到舍下求售。事後不明其擊缽之意,先祖父乃為解說,我邑前清時有江童茂者,統兵征戰有功。向縣府申請特准兩事,其一為費缸瓦小販不准咀「賣缸」 ,因「江與缸」同音不雅聽,此即以擊缽代替。其二為江氏宅前一片稻田不准他人買受,永保產權。同時講送江氏故事三則&筆者記憶深刻,茲述如次。

(一)江氏賦性仁厚大盜報恩

江童茂少時韌在峻嶺某富戶為傭,及長專司割採馬匹草料,每日攜帶午飯入附近大山中,採割肥嫩青草。江氏體壯力強每日可採百斤以上,主人頗善視之。多年後一日,江氏在山中取食午飯時,忽一陌生人趁前求食,江視此人體格魁梧,態度溫和似無惡意,慨將飯食悉數給之。壯漢食畢,似仍未飽,但再三道謝離去。

次日。壯漢仍依時前來。食畢後自言曰,為避仇家道經此山,原已數日末進飯食可昨今兩日。蒙賜食物,感謝不盡云云。江氏僅回言,彼此偶逢,不必言謝。亦末間其姓名及何方人氏。第三日江氏恐其再來。乃多帶一份,壯漢果亦再來,江氏待之如前。第四日,壯漢食畢,反問江氏,偶值山中素不相識。數日不問肛名來歷,是否心申恐懼。江言觀君貌相魁武,應非普通之人,暫時避仇何必追問,我雖日來多譯滬飽A尚無為難之處,自亦不敢受謝 。

壯漢聞言,知江氏宅心仁厚正直,再告江曰,恐需半月方可離此,盼能勉力供應食物,願授予武功要訣,可以防身。江答云:在主家每日多取一些食物,十天半月,料無問題,再久之則恐不便。江氏每夜按其要訣試練武功,體力似覺較強,深知壯漢果屬武功高強之人。

如是者,條將半月,壯漢自維難逃法網,亦感江氏仁厚善意,決心圖報。對江氏實言相告,本為某大盜頭目。被官府懸賞追緝,囑江氏明目騁繩入山,將其縛送縣衙,江得領受賞格,作為圖報。江氏聞之,誓言不忍見其因此喪命。惟盜目仍苦苦哀求,如江不允妒決自盡於此山申云云。

江知盜目決心誠意,乃縛盜送官,盜復囑江見官後不可遠離衙門,以免意外。當縣官升堂審盜時,見江氏為鄉下少年,何能擒此巨盜,但事實具在,不容否認。乃命江氏畫押後,先行回家。待後領賞。江氏無奈,只好退出縣衙,在附近暫侯,以明究竟。

迨審畢盜目,縣官飭捕快將盜收監,盜見江氏不在,突然大吼一擊,似欲掙脫縛繩。官見之急令追回江氏,盜目見江復同,節露驚恐之狀,甘服就範。江氏乃得暫留捕房 ,隨卽協同解盜至上級衙門,因而親自領賞。

筆者按,此故事與江傳所敘「年一二十似行做官興寧營把總」,似有淵源。蓋當時清軍主官,見江氏能擒巨盜「必有超人之勇全因而錄用。然乎?否乎?姑妄言之而已。

(二)江氏幼孫別有機智

江童茂將宅前大片稻田,四邊各置石獅子一個,拱護為界,經官府特許,不淮他人買受。可謂永保江山。。

迨後江氏告老返鄉,一日攜其幼孫散步田間仁謂其孫曰:「我家稻田立此石獅子為界&界內土地不准他人買受,亦無人敢買」。其孫反問,倘將四隻.石獅子向內移入之仁甩獅後之地,不屬界內,他人買.之尚有罪否?江氏聞之無言為答,祇暗自嘆曰「吾家已出有敗家子弟乎」。

筆者按,此故事說明,江氏有萬全之計,而其孫別有機智。但不知江宅前田地四角,是否真有石獅為界?恕筆者未至其村,自未見之,先祖父亦如此傳述。

(三)清廷下詔收回賜劍及龍杖

江童茂戰功卓著,清帝曾賜寶劍,及其告老返鄉時,再賜龍杖,以示隆恩。江氏老年居家常攜杖隨行,自屬必然。傳至其孫年老時,往來鄉村,亦援用此杖,視為祖傳之物,不妨利用,何必另置 。

江孫一日行至村邊官道,在小溪旁見兒童數人在橋下水中捕魚,似獲甚多。乃脫履置杖,參加捕捉。時適有一道臺(官銜)經過,轎中望見橋頭插有一支拐杖。似為皇家之龍杖,下轎視之果然無誤。急依例對杖行禮。尋思此鄉村地方何來此杖,飭隨役查覓附近見有何人克帶來備詢,以明究竟。

隨役查看,見橋下溪中有一老者及數童捕魚,乃呼老者,聞其此杖何人所置。老者至道臺轎前,自承為其所有,祖父遺物L用之無妨。並云其祖為江童茂云云。道臺亦知前朝有此人物,遂至江宅查證,見江宅正廳中懸有寶劍一支,證屬無誤。道臺返抵任所,部具奏清帝下詔收國寶劍及龍杖。

筆者按,賜劍一事,縣志江傳內敘及,至賜龍杖事,則無所記。此故事或因江氏逝後。清廷未帥收繳,仍存江家,乃有此掌故流傳,願供參考。

                                                       回首頁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