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    情    回    味  ◎鍾定雄

引言:

我女兒文芳希望能在今年回家鄉一次。我和內人的來回機票由她負擔。這樣,就突破了往例由二年探親變為一年一次了。這也符合鄉長們所昭示戀念故鄉的要旨|在能走動的時間多幾次往家鄉跑跑。今(二○○七)年九月二日我偕同妻、兒子浩然、女兒文芳、女婿王君等五人,在得到表姐贊助下,奔回家鄉五華龍村鎮塘湖歧嶺寨建章樓。至十一月二十三日始返回台灣中壢。在這段日子裡,我們有祭祀、旅遊、訪友、賞月、敬老、探舊尋故之行。恐日久忘記就草草筆述,以為自誌兼啟未來。

祭祀:

與 鄉 親 攝 於 祖 廟 前

九月三日率同親人赴雙親墓瑩祭悼追思;距我家建章樓(以我父名築室)約三里之山頭向天上的父母、祖母的神靈跪拜、馨香叩首謝恩。墓聯曰:父母恩不能忘,子孫賢當自強。同時我默禱祈求雙親鑒原並護佑在海外的遊子代代綿延,讓他們成長向上造福社會無負當年雙親對我兒時的叮嚀囑望。同時在大陸家鄉的親人都能同樣得到靈佑護持,步向小康。我口中唸唸,又一次悲從中來,熱淚盈眶;想雙親皆良善而遭橫禍,真是樹欲靜而風不息,子欲養而親不待!祭禱後歸程雖山路顛簸,我亦未稍顯疲態;後生說:親長護佑真屬靈顯啊!中午親人五桌共餐,雖屬平淡菜色,唯份外香甜。

胞姐圓墳:

十一月四日我夫妻、侄、侄媳、侄孫女侄孫等六人,敬備祭品禮儀專車往梅林梅北洋塘外甥古其抗家;佢夫妻率同三女一男及孫子女等早在侍候。有獅隊中西樂隊盛大舉行我胞姐庚秀圓墳祭典。他們孝思純篤,令人嘉慰。甥為顧及我體力,敦勸我勿用上山祭悼。遠望墳瑩,不勝哀思。他孫女古群英問我:看過她祖母否?我在約七十年前曾到古其抗老家,古老的追憶,令人感慨系之。

中午席開二十餘桌,酒席豐盛,我被尊坐首席,與會親友,每人均贈送紅包一個,禮數周延,對身為舅父我之回禮屬豐厚,自不在話下。

其抗甥之二女古群英及婿鍾漢生在深圳市羅湖區經商約有十九年餘,生意興隆,頗有積蓄;為佢父母建華廈一間(二層半洋樓),設備頗佳。此次為祖母圓墳祭祀,特開自用車回來,愚想:一切開支,不問可知,由佢擔負。列席親友均稱其賢。愚於行程最後二天|即十一月二十一日承邀赴深圳市倚湖居酒樓飲茶,我與妻、侄、侄媳夫婦等多人。茶後又專車送我們至約一小時車程之親友鍾學奇住處。特誌謝忱。

在我姐圓墳祭禮完成大家離去後,因鞭炮紙錢餘燼引燃草木,幸及時發現,二三十人前往撲救,未釀成大禍。應稱無憾;亦我姐在天之靈佑也。

離開其抗家前,曾為佢全家及夫妻照了二張像片留念。

十月二日參加華城鍾氏宗祠重修完成慶典。五華各地宗親及興寧、紫金部份同宗等均備獅陣、樂隊、舞龍及祭品等前來參拜,咸表宗功祖德永誌不忘。我塘湖宗親約有二十餘人躬與盛會。(按:重修祖祠募捐;我捐人民幣一千元。表姐曾美容捐台幣一萬元,合人民幣二千三百八十元。宗侄作鴻侄孫女蔚妮父女共捐人民幣二千元。)中午於華城西湖大酒店二樓會餐;席開三十餘桌,有靚女歌唱助興。在悠揚聲中飲宴,份外歡暢,互相敬酒祝福,珍惜百年來難逢的時光。我忝為台灣回鄉唯一代表,被指為講話人;愚無口才,只有虔誠的祝禱說:祈求所有宗親健康長壽,後生均能奮勵長進,力爭上游,效法五華先賢球王李惠堂,為國增光,為民族名揚。(按:六十多年前,李球王曾光臨安流三中講演;他說:國外朋友寫信給他,只要寫中國李惠堂即可。)

十一月七日(農曆九月二十八日)為我村塘湖神明共主|華光大帝廟宇重修完成慶典。此日可謂群賢畢集;辦古事、舞龍、舞獅、放煙花、放禮炮、牽龍燈、演野台戲、唱採茶歌,盛況逾琚C我和內人有二晚參觀,唱討食歌,對古老窮苦飄泊流浪日子的真情表演,可說:入木三分,令人感嘆。想想少年時候,生活艱苦情狀,實不堪回首,豈只吃山上的挖掘土裡的也未能果腹,青苗(未到稻熟即預借食完)飢荒歲月,其悲慘真難以形容。所幸:現今胡錦濤先生施政,除耕者有其田,足糧足食外,並每畝補助人幣五十元,其蘇民困之德政,開古今中外政治之先河。大陸民眾都說:鄧小平先生播了種子,胡錦濤先生時代開花結果了。這就證明 國父孫中山先生民生主義最豐收的成果。

旅遊:

我夫妻偕同堂弟家珠夫婦、姪子作鴻攝於陸軍黃埔軍校

九月四日我夫妻偕同堂弟家珠夫婦、兒浩然女文芳婿王君侄彩通等八人僱專車由塘湖直達佛山市看望宗侄作鴻侄孫女蔚妮二侄孫婿周銘球君夫妻、蔚妮愛人韓副總、作鴻愛人等二家。備承熱情招待;這種陣仗之叨擾達三天三夜之長久。茲擇其大者略記如次:住宿四間套房約四千多元人幣。九餐宴飲約七千多元(另蔚妮同學招待一餐應予銘誌)。到南粵名勝西樵山旅遊,參觀云海蓮台―膜拜世界最大觀世音銅像,瞻仰俯視佛穗平原之慈悲觀世音娘娘膝下,讓普渡眾生神靈佑護,厥為幸運之一章。另到祖廟、陶藝館、黃飛鴻紀念館、黃埔軍校等名勝耗費門票約三千元。共支出約一萬五千多元;至於贈送四箱普洱茶、三部名車多人陪同遊覽三天耽誤公務私事及耗油資費等恕不論矣。另作鴻二女婿周君在廣州大酒家喝早茶後(作鴻侄夫婦、大女婿韓副總三位未飲早茶即遄返佛山從公。),即駕車送我等五人至深圳市親人家。匆匆又上路返回了,叫人不忍,亦使人感激不勝。

賢侄孫女蔚妮每週二、三次作羽毛球運動,其有睋蹅憭宋諯咱i嘉。其夫君韓副總合家有福了,可賀可佩。此次太多感激者,留在心中。此次未親見作鴻孫女,只好默默祝福。

在九月七日廣州大酒家,堂弟家珠約集所有在樂昌、韶關、深圳、廣州市等親人與我們聚首,最為難得可貴。雖短暫時間,更勝長相廝守。(我家有我夫妻、女文芳夫妻、侄彩通、兒浩然。家珠夫妻以次:子曉華、次子曉東、女曉芳、婿鄧積能、次女曉青、婿潘建偉及二孫子「孫及外孫各一」)。

九月七日我夫妻及兒、女、婿五人至深圳市福田區倚湖居賢侄力權、力煌家中作客;午餐後即搭乘三部自用車至市郊大水坑警政人員培訓中心、區分多棟別墅食住,每房一天一夜人民幣三八○元。八日晨行走山泉風景區,呼吸清新空氣,飽覽青翠山崗,宛如置身塵世之外。早餐後,轉赴東部華僑城茶溪谷,此間區分四大區:有茵特根、茶翁古鎮、三洲茶園、濕地花園;六十四景點,未能一一遨遊,僅曾坐巡園小火車,遊湖導覽車,淺賞茶禪文化部份景觀;溪水潺潺,茶田叢林、花海,蜿蜒綠蔭漫步,吸入大自然的負離子,真叫人舒暢莫名,忘情於勝景之間。都說:上有天堂,下有蘇杭。我未曾涉足蘇杭。而今,我儕置身其中,真覺「除卻此間不再有人間天堂了。」

九月八日在深圳福田水榭花都,由力權、力煌二家招待盛宴;適五華縣城―連招堂弟等多人參加,他鄉遇故知,酒興又勝一籌。是晚小南侄孫又邀請年輕人(我女兒、婿、兒子)另往他處欣賞歌唱,他三人九日即回台。

訪友:

十月上旬曾至華城訪晤鄧元昌兄弟台元定與侄愛平家互相餐敘,愛平校長(原水寨中學現調五華電視大學)親自下廚並邀約多位教育界人士,餐趣更濃,最屬難得;能與縣內教育主舵者互敬佳肴美酒實幸事一章。其間曾至老同事周少茂家三次,叨擾不斷,實感厚愛。

十月初旬又承魏應韜兄邀宴,又拜望魏保章家一天一晚,深知橫坡人傑地靈,英才輩出,華閣村文泰第有魏仲賢先生者,僅讀書三年,十二歲即歷盡劫難,勞苦承擔家中十一口人生活重擔;在擔任共產黨幹部力排惡勢力,制止無法無天的血腥批鬥,在基層幹部時,更帶頭盡心盡力改善貧困農民生產條件,使全面生活改觀。六十一歲在廣州經營石廠四年,見好即收;返回家鄉,出錢出力興建四座琴江兩岸水泥大橋,其造福桑梓,有口皆碑。其勞苦一生之餘力作三本詩歌,一本回憶錄以秘傳後生。我敬欽之際,特驅車拜訪,以示尊崇。

賞月:

九月二十五日為中秋佳節,在塘湖家中歡慶良宵;望著明媚的圓月,不禁唸起兒時的兒歌――月光光秀才郎,騎白馬過蓮塘::和侄家老少同樂,雖缺少另一外出打工的侄孫,略顯美中不足外,吃著自種柚子,分享難得一嚐之月餅,此為侄媳秀英特贈鮑魚珍品月餅。又看見對面旭清宗叔家放射之煙花,隱約好似可見日漸嶄現的康樂光華。

敬老:

十月十七日(農曆九月七日)、十月十九日(農曆九月九日重陽),湖中、塘湖分別邀集老年鄉親祭祖及餐敘。其樂融融。

探舊尋故:

十一月上旬往登雲(丁)訪龍獅殿,在登雲曾詢及老同學溫檀香(溫團)後輩近況。中旬往梅林鎮新塘詢問宋振亞(老同學去世多年)、宋振章二人新居所在。及至遊行徑古大存故居詢問古在中後人現況。再向上際詢堂姐廖姓後人。(廖樹現等),山上農田曲折舖上水泥車道,至上砂鎮午餐回家。十一月廿一日訪學奇宗弟及望發二家,餐飲豐盛。侄彩通老友古建平開自用車送回力權家。廿二日訪小同學贊育後人白鴿,繼業父子,他獨創專利馬桶衛生系列產品行銷中外。

回程:

十一月二十三日上午往濱海公園探勝;公園花草樹林設施維護稱善;此日風和日麗。園中多對新人拍攝婚妙照。儷影翩翩,賺人注目。海岸遍植紅樹林,據稱為世界之冠。下午力權兒子小南親駕用車送我們至皇崗口岸,侄媳秀英護送至香港機場劃位託運行李後始折返深圳赴親友喜宴。特誌萬分謝意。

觀感:

家鄉稻禾正值成熟一片金黃,令人讚美,晨霧籠罩大地山巒茫茫如失落的惡夢。堂侄彩明別了妻小五人出惠州打工,問及歸期應在老年節之後,聽了淒然。堂侄力權、力煌二家孝敬繼母誠篤;米壽熱烈慶賀,及病遠道趕車問診,孫子亦然。「古道照顏色」令人敬佩。

                                            回首頁                          回上頁